当前位置:首页 > 财政动态 
用市场之手去产能——河北率先开启煤炭产能指标交易纪实
2018年02月06日  

  2017年6月,河北省在化解煤炭过剩产能工作中,创新探索出“新招”,在全国率先开启煤炭产能指标交易先河,有力扭转了之前政府工作的被动局面,取得了明显成效。

  截至目前,河北省共组织完成了3批次70处煤矿、1458.1万吨产能置换指标交易,煤炭产能交易收入26.2亿元,平均每万吨产能交易价格约180万元,为煤炭企业妥善安置分流职工、有效化解债务风险奠定了扎实的经济基础。

  河北煤炭去产能任务比较重,情况比较复杂,因补偿标准难以满足企业需求,煤矿关停的积极性一直不高。为此,河北省财政厅、省发改委等部门对退出模式进行认真探索并大胆创新,煤炭产能指标交易机制就是该省探索市场化手段化解过剩产能的新举措。主要做法是把煤矿散户产能聚拢起来,把指标购买方招过来,政府搭建出让方和购买方公开交易的平台,并对交易过程和交易结果进行监督,以保证公平、公正、公开、高效。

  变“财政有限奖补”为“市场高额回报”

  2017年12月26日,在内丘县大孟镇十方村村东,一个占地20多亩的煤矿已实现复垦。在该地块一个角落竖立着两个标识牌,上面写着“东宏煤矿”“2017年10月封”。该煤矿负责人王计军介绍,标识牌所在位置就是原来的矿井出入口。

  2017年上半年,这片土地还是一个闲置多年的矿井。改变,要从2017年的煤炭产能指标交易说起。

  王计军说,该矿井是民营企业,产能9万吨,因不符合产业政策于2008年停产,之后,尽管投入大量资金进行技术改造,但一直未能达标生产。虽被列为去产能煤矿,但由于国家奖补标准低,一直未能退出。

  2017年6月,河北在全国率先开展煤炭产能指标市场化公开交易。该企业抓住机会,以每吨180万元价格把产能指标全部售出,获得1600多万元收入,比国家奖补多了近1100万元。2017年10月,该煤矿彻底关闭,并通过了有关部门验收。

  国有企业也尝到了指标交易的甜头。冀中能源集团副总工程师高会春介绍,冀中能源集团交易了22处矿井产能置换指标。按照2016年产能退出相关政策,若不进行指标交易,该企业可获得国家奖补资金4.2亿元。而通过煤炭产能指标市场化交易,总成交价格达12.45亿元,高出8.25亿元,极大缓解了企业去产能安置职工的压力。

  截至目前,全省通过煤炭产能指标交易筹集资金26.2亿元,相比此前的财政奖补,去产能的企业收入普遍提高一倍以上。

  变“强制推”为“主动退”

  “以往去产能工作主要依靠行政手段迫使企业关停生产、拆除设备,煤炭企业有抵触情绪。”河北省财政厅经建处副处长刘运通说,实施煤炭产能指标交易,扭转了政府工作的被动局面,煤炭去产能已由政府“强制推”转变为企业的“主动退”。

  拿到了煤炭产能指标交易获得的资金,邯郸矿业集团康城煤矿负责人欣喜地表示,企业准备拿出部分资金购买60台缝纫机,成立小型加工企业,让转岗职工有活儿干。

  煤炭产能指标公开交易措施实施之前,企业进行产能退出,获得的是政府的奖补资金,按照相关规定,这些资金只能用于职工安置。

  如今,通过产能指标转让,企业获得的收入多了,用途也更加广泛了。安置完职工,剩余资金企业可以偿还债务、购买设备等,这大大增加了企业的自主性。原本生存困难的企业又有了新活力。

  去年6月17日,河北开展第一次煤炭产能指标交易后,很多去产能企业和省外有产能指标需求的企业纷纷致电来函,询问是否举办第二次产能指标交易,时间定在哪天。考虑到市场需求,6月30日,河北再次举办了煤炭产能指标交易。

  刘运通说,产能指标交易价格随行就市,避免了行政手段所衍生的矛盾和问题。出售方得到应有的经济利益,受让方取得了需要的生产指标,满足了企业的生产需求,平衡了社会的供需关系,取得了政府、社会、企业多赢局面。同时,此举也减轻了财政支出压力。2017年,省级财政减少煤炭去产能支出约3亿元。

  截至目前,河北省2016年、2017年退出的煤矿产能指标已交易完毕,安排在2018年退出的4处煤矿、311万吨产能也主动申请,并已提前做好了指标交易准备工作。

  变“探索创新”为“日趋完善”

  河北开展煤炭产能指标交易后,江西、四川等地相关人员相继来河北考察,回去后也在当地开展了煤炭产能指标交易。同时,河北焦炭去产能、用煤量指标分配等相关工作也准备借鉴煤炭产能指标交易的做法。

  河北省发改委煤炭处处长甄军民介绍说,在煤炭产能指标交易中,通过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监管,买方把钱打到公共资源中心的账户上,根据煤矿去产能完成进度,分批拨付交易款项。首批一般是拨付钱款总数的20%,主要用于关闭矿井。验收完成后,将剩余的80%一次性拨付给产能退出的企业。这些措施保障了买卖双方的权益。

  尽管得到了多方认可,但甄军民表示,去年煤炭产能指标交易有国家政策鼓励的成分。按照国家政策,2017年6月底之前购买的煤炭产能指标,可以放大到150%使用;2016年进行煤炭产能退出的企业,在2017年9月底之前,可以按照退出产能数量的30%进行交易,过期后,这些指标就会作废。这些措施提高了买卖双方的积极性。

  甄军民说,2018年河北仍有一批煤炭产能需要退出。按照测算,每吨煤炭产能指标价格在150万元左右,对煤矿产能退出能起到一定激励作用,如果市场上煤炭产能指标的价格太低,去产能作用就会不明显。

  如今,去产能到了深水区,市场化去产能的做法尚未十分完善,煤炭产能指标的价格也可能出现大幅波动。因此,河北省相关部门正在考虑制定煤炭产能指标交易的最低价格制度,希望借此保护准备进行煤炭产能退出的企业,让其获得合理收入,从而更顺利地完成产能退出。(和辉 陈虹 何菲)

文章来源:中国财经报 
石家庄市财政局版权所有   地址:中山东路216号 电子信箱:sjzczxxglzx@sina.com
公安机关备案号:13010202001592 工信部ICP备案号:冀ICP备09047965号-1 网站标识码:1301000047